單懋謙(資料圖片)

王萬芳對聯真跡(作者提供圖片)

□李家祖

單懋謙、王萬芳、吳慶燾是清末襄陽文化代表人物,被稱為“清末三名士”,成為后來文人崇拜的偶像。他們有四大特色,即都有為國為民的遠大志向,都是頗有成就的書法家,都曾編撰過地方志書,且都是聞名荊楚的著名詩人。

為國為民志向遠大

說到單懋謙、王萬芳、吳慶燾,這三位清末襄陽文化名人為國為民的遠大志向,則都是從他們留下來的詩詞辭賦中體現出來的。

單懋謙的《曉渡瓦哈木河》就把他為國為民的情懷表現得淋漓盡致:

破曉沖寒渡,春深擁敝裘。

山仍含雪睡,河尚帶冰流。

遠塞愁羈客,衰年愧壯游。

此行亦自笑,并不為封侯。

這首詩是他在同治三年,也就是授工部尚書后的次年,奉命赴盛京(今遼寧沈陽)負責修建太廟和昭陵時,發現奉天盜賊不少,請命籌措軍餉會剿盜患時寫的。

從詩歌字面反映的情況來看,單懋謙是在寒天冷凍的時節渡瓦哈木河的,他的士兵一個個穿著破爛的舊衣服,在還是滿山積雪,河里冰凍時刻,來到這里剿匪。此外,他們并不是為了得勝后封侯拜相,而是為了國家安寧。

吳慶燾的《望江南·鹿鳴宴》詞,是他在光緒十一年鄉試中舉,在鹿鳴宴上眾多新科舉子寫詩賦詞時寫下的,其內容為:

多少年,總盼鹿鳴宴。

少年立下報國志,蹉跎歲月太艱難,壯志今方圓。

他的詞,寫了考場拼搏的艱難,直到他步入人生的中年,才考中了乙榜,有了報效國家的平臺和機遇,字里行間流露了他中舉以后那種無比喜悅的心情:少年立下的報效國家的志向,現在終于實現了,他能不高興嗎?

如果說他的詞體現了能夠報效國家的無比喜悅的心情,那么他的那首《轆轤金井·玉兔泉》更體現了他對愛國英雄岳飛的同情和對賣國賊秦檜的無情鞭撻,從而蘊含了他憂國憂民的情懷。

此詞上闋寫天賜良泉,至今甘甜如初,時過境遷,銘詞消磨殆盡,只剩前人遺恨。

此詞下闋寫奸賊墳墓毀壞,成了狡兔窟穴,但奸賊的罪惡并沒因墓穴坍塌而洗盡。下闋詞把奸賊卑鄙齷齪的嘴臉揭露無遺,讓人更添恨意,也從側面表達了作者憂國憂民的情懷。

王萬芳家國情懷同樣在他的詩詞辭賦里體現出來。

先是他在考中案首之后,與老師同窗同游黎丘古城所吟誦的《秦豐殉國有感》,明里是吟誦秦豐,實際是抒發他的為國為民的情懷:

身臨當年古戰場,

廝殺聲聲猶耳旁。

不是秦豐想殉國,

朱佑咋擒楚黎王?

圍困一載糧草盡,

黎民百姓鬧饑荒。

拼卻一死保百姓,

不留罵名在世上。

再就是在清光緒十四年他去參加鄉試之前,登臨黃鶴樓遺址,想到岳武穆在此寫下了充滿愛國豪情的《滿江紅·登黃鶴樓有感》的詞,聯想到當時祖國河山破碎,滿目瘡痍,也激情迸發,賦《滿江紅》詞一首,把他的愛國之情強烈地表達出來了:

蛇山頂上,樓毀處,僅留殘缺。

憶前賢,盡抒胸懷,豪放顯赫。

黃鶴已去樓殘存,前賢詩詞斷簡策。

誰能說,仙人駕黃鶴,路斷絕!

國運衰,樓毀滅。

欲昌盛,靠人杰。

應眾志成城,愿灑熱血。

富國強兵興中華,驅除韃虜滅外賊。

得勝歸,看神州大地,多壯烈!

還有,就是他在鄉試中舉后鹿鳴宴上寫的那首《鹿鳴宴有感》詩,同樣體現了他為國為民的情懷:

鹿鳴設貢院,群英聚桂壇。

各展凌云志,神筆書燦爛。

為國獻良策,語語涌筆端。

只圖神州起,圓夢在今天。

他們的這些詩詞,不僅抒發了為國為民的情懷,也撐起了清朝末年襄陽文化的一片藍天,讓人們看到了襄陽文化復興的希望。

詩詞辭賦各有特色

三位文化名人在書法上也是各樹一幟,成為自宋代米芾以來頗有成就的書法家:王萬芳習魏碑,單懋謙擅行書,吳慶燾臨摹米芾字跡可達到亂真的地步,且以唐碑柳體見長。

與此同時,他們都撰寫過志書。王萬芳撰寫的光緒《襄陽府志》,是自晉習鑿齒以來所撰寫的府郡志中最好的一部,因此譽滿荊楚;單懋謙領銜撰寫的同治《襄陽縣志》,流傳至今仍被人稱道;吳慶燾花費近十載,單獨修撰了聞名湖廣的《襄陽四略》,為襄陽史志增添了光輝的一頁。

他們文筆皆佳,詩詞辭賦各有特色:

王萬芳所寫的《襄陽府志》多用辭賦,《府屬全圖說》《隆中對賦》《武當山賦》更是至今流傳不衰;單懋謙的《曉渡瓦哈木河》《過深河驛有感》均是膾炙人口的佳作名篇;吳慶燾以填詞見長,《吳慶燾詩文全集》的詞,既表現了兒女情長,傾訴了郁郁不得志的士子衷腸,也表現了他為國為民的寬廣胸懷。

責任編輯:汪曉璐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圖片推薦
襄陽日報APP
襄陽日報微信
襄陽晚報微信
亿客隆-官网